九五至尊在线娱乐新闻

不忘初心 深挖渤海清洁能源
发布日期:2018-02-12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由于绿色环保、经济实惠等属性,天然气在城市能源消费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加之当前我国北方地区防治大气污染任务繁重而艰巨,因此,提升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消费占比至关重要。

2017年,我国对天然气的依存度加大,11月份的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长17.7%,资源缺口大。地处京津冀腹地的渤海油田是目前渤海湾地区最大的原油生产基地,理应主动作为、勇于担当,努力挖掘科研潜力,寻找规模性天然气田。

然而,在过去50余年的勘探开发中,渤海湾盆地探明的储量大多以原油为主,缺少规模性大气田的发现。传统观点认为,渤海湾盆地是个富油型盆地,生油潜力巨大,而天然气潜力欠佳,以往的勘探实践也确实证明了在此寻找大型气田的难度很高。

渤海海域真的不存在大气田吗?如果想要在此找到大气田,突破口又在哪里?

从专业角度来说,如果不具备生成规模性天然气的烃源条件,就不可能找到大气田。所以,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规模性生“气”的问题。对此,渤海石油研究院的勘探研究人员从盆地结构分析入手,盯住了渤海海域埋深最大的地方——渤中凹陷,即整个渤海湾盆地的沉积与沉降中心。较别处而言,渤中凹陷的温度更高,压力更大,烃源岩热演化程度更高,从而更有利于规模性天然气的生成。在对大量基础地质情况进行研究后,研究人员结合生烃模拟实验结果,进一步明确了渤海海域天然气形成机理,认为渤中凹陷具备形成大气田的物质基础。

潜力有了,天然气究竟会在哪里富集?应该去哪里找气?这是摆在科研人员面前的难题。

潜山是首要目标。渤中凹陷既有分布于周缘凸起区的“高潜山”,也有分布于凹陷深部的“低潜山”。此前,渤海海域探明并建产的小型气田均分布于“高潜山”,如果继续在此处下功夫,找到规模性气田的可能并不会太大;若选择埋藏深度达4000余米的“低潜山”,又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参考。

在诸多挑战面前,科研人员反复论证,最终决定以渤中凹陷西南环构造运动最为活跃的南北向构造脊作为突破口,围绕低潜山进行钻探。结合板块碰撞理论研究区域断裂演化过程,在地质模式指导下进行精细构造解释,首次发现了夹持于多条南北向走滑断裂之间的渤中19-6大型“低潜山”构造。该构造历经印支期、燕山期和喜山期等多期的走滑运动,既有利于规模性构造的形成,也有利于多期储层改造,同时还有东西双向供气的优越条件。

2017年,科研人员于渤中19-6的大型低潜山构造处取得渤海湾盆地天然气重大发现,其成功必将掀起渤中凹陷周边一批“低潜山”天然气勘探热潮,有望为包括雄安新区在内的华北地区提供清洁能源。

渤海石油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用实际行动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的“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在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鼓舞下持续挖掘科研潜力,找到更多的清洁能源。(作者 田立新 系渤海石油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不忘初心 深挖渤海清洁能源
发布日期:2018-02-12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由于绿色环保、经济实惠等属性,天然气在城市能源消费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加之当前我国北方地区防治大气污染任务繁重而艰巨,因此,提升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消费占比至关重要。

2017年,我国对天然气的依存度加大,11月份的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长17.7%,资源缺口大。地处京津冀腹地的渤海油田是目前渤海湾地区最大的原油生产基地,理应主动作为、勇于担当,努力挖掘科研潜力,寻找规模性天然气田。

然而,在过去50余年的勘探开发中,渤海湾盆地探明的储量大多以原油为主,缺少规模性大气田的发现。传统观点认为,渤海湾盆地是个富油型盆地,生油潜力巨大,而天然气潜力欠佳,以往的勘探实践也确实证明了在此寻找大型气田的难度很高。

渤海海域真的不存在大气田吗?如果想要在此找到大气田,突破口又在哪里?

从专业角度来说,如果不具备生成规模性天然气的烃源条件,就不可能找到大气田。所以,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规模性生“气”的问题。对此,渤海石油研究院的勘探研究人员从盆地结构分析入手,盯住了渤海海域埋深最大的地方——渤中凹陷,即整个渤海湾盆地的沉积与沉降中心。较别处而言,渤中凹陷的温度更高,压力更大,烃源岩热演化程度更高,从而更有利于规模性天然气的生成。在对大量基础地质情况进行研究后,研究人员结合生烃模拟实验结果,进一步明确了渤海海域天然气形成机理,认为渤中凹陷具备形成大气田的物质基础。

潜力有了,天然气究竟会在哪里富集?应该去哪里找气?这是摆在科研人员面前的难题。

潜山是首要目标。渤中凹陷既有分布于周缘凸起区的“高潜山”,也有分布于凹陷深部的“低潜山”。此前,渤海海域探明并建产的小型气田均分布于“高潜山”,如果继续在此处下功夫,找到规模性气田的可能并不会太大;若选择埋藏深度达4000余米的“低潜山”,又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参考。

在诸多挑战面前,科研人员反复论证,最终决定以渤中凹陷西南环构造运动最为活跃的南北向构造脊作为突破口,围绕低潜山进行钻探。结合板块碰撞理论研究区域断裂演化过程,在地质模式指导下进行精细构造解释,首次发现了夹持于多条南北向走滑断裂之间的渤中19-6大型“低潜山”构造。该构造历经印支期、燕山期和喜山期等多期的走滑运动,既有利于规模性构造的形成,也有利于多期储层改造,同时还有东西双向供气的优越条件。

2017年,科研人员于渤中19-6的大型低潜山构造处取得渤海湾盆地天然气重大发现,其成功必将掀起渤中凹陷周边一批“低潜山”天然气勘探热潮,有望为包括雄安新区在内的华北地区提供清洁能源。

渤海石油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用实际行动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的“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在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鼓舞下持续挖掘科研潜力,找到更多的清洁能源。(作者 田立新 系渤海石油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